临床护理路径在中期妊娠引产中的应用分析

章瑶谢明静魏雅萍

【摘要】 目的:探究临床护理路径(CNP)应用于中期妊娠引产的临床效果。方法:选取2016年1-12月于笔者所在医院进行中期妊娠引产的80例妊娠孕妇作为研究对象,其根据护理方案分成采用常规护理的对照组(40例)与采用临床护理路径的观察组(40例),分别对两组孕妇的引产出血量、护理满意率以及患者的焦虑、抑郁、恐惧等情况进行观察并比较。结果:采用临床护理路径进行护理干预的观察组引产后出血量显著少于对照组(P<0.05)。此外观察组包括护理满意率、焦虑、恐惧等不良心理情况也均显著优于对照组,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对中期妊娠引产孕妇通过临床护理路径进行护理干预,能够有效减少引产产后出血量,纠正不良心理,优化医患关系,值得推广。

【关键词】 中期妊娠; 引产; 临床护理路径; 护理满意度; 不良心理情绪

doi:10.14033/j.cnki.cfmr.2017.21.041 文献标识码 B 文章编号 1674-6805(2017)21-0079-02

孕妇患有严重疾病不宜继续妊娠的或胎儿有先天性畸形的需要终止中期妊娠,引产会对孕妇子宫造成一定的创伤,为减少对患者的创伤,对中期妊娠引产患者实施有效的护理[1]。为分析临床护理路径应用于中期妊娠引产的临床效果,本次研究从近年来于笔者所在医院进行中期妊娠引产的80例妊娠孕妇作为研究对象,其根据护理方案分成采用常规护理的对照组与采用临床护理路径的观察组,各40例,分别对两组孕妇的引产出血量、护理满意率以及患者的焦虑、抑郁等情况进行观察并比较,具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将2016年1-12月于笔者所在医院进行中期妊娠引产的80例妊娠孕妇作为研究对象,其根据护理方案分成采用常规护理的对照组(40例)与采用临床护理路径的观察组(40例),其中观察组年龄20~37岁,平均(26.47±2.03)岁,孕周13~27周,平均(18.96±1.04)周。对照组年龄21~36岁,平均(27.02±2.88)岁,孕周14~26周,平均(19.04±1.76)周。两组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1.2 方法

两组患者的引产方案一致,在护理方案方面,对照组采用常规护理,如相关生命体征监测,相关健康知识宣教,病房清洁护理等。观察组在此基础上开展临床护理路径(CNP)护理,具体如下。

1.2.1 制定CNP计划 由医护人员结合引产护理经验与中期妊娠的临床特点,制定包括入院导诊、诊疗、用药、心理疏导、出院指导等内容的CNP护理计划,以此为基础开展护理[2]。计划编制完成后,由护士长进行审核,分析CNP计划的可行性、合理性,如有不合理的地方,可在审核过程中对计划进行修改与完善。确定最终计划后,将计划表发到各个护士手中,保正CNP护理可以顺利开展。

1.2.2 CNP护理的实施 当需要进行引产的孕妇入院后,首先护士人员对其进行热情接待,接待过程中要注意态度、语言措辞等。之后向患者介绍手术及病房环境等。之后向患者介绍CNP护理路径流程,使孕妇能够有效配合。同时在沟通过程中,根据孕妇的语言、精神状况、神态判断是否存在不良心理情绪。并根据患者的不良心理进行针对性疏导。在引产术中,护理人员需要协助孕妇摆正手术体位,并为其打气,提高治疗信心。同时对患者的体温、血压、宫缩、阴道出血等相关情况进行实时观察。如果患者开始宫缩,可由护理人员或其家属通过聊天等方法,分散其注意力。同时进行子宫按摩,适当缓解疼痛。当宫缩增强,宫口扩张1~3 cm时,给予安定静注[3]。如果患者有排便感,需立即送入到产房。做好会阴消毒工作,并协助引产。引产后,观察产后出血情况,如果见大出血,需立即汇报医师。术后,对患者进行心理疏导与饮食指導,建议多摄入高蛋白、高热量的饮食,近期不可使用生冷、辛辣的食物。做好保暖工作,术后30 d不能行房。并定期对患者进行电话或微信随访。如果患者出现阴道不规则出血、小腹疼痛或发热等症状,需立即回院进行诊疗。

1.3 观察指标

分别对两组孕妇的引产出血量、护理满意率(总满意率=很满意+满意)以及患者的焦虑、抑郁等情况进行观察并比较。其中护理满意率以调查问卷进行统计,焦虑、恐惧、抑郁分别由SAS量表、SCL-90量表以及SDS量表进行评估,所得分数与不良心理程度呈正相关[4-5]。

1.4 统计学处理

本次试验数据采用SPSS 20.0软件进行统计学分析,计量资料用(x±s)表示,比较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比较用字2检验,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引产后出血量、术后不良心理情绪比较

观察组引产后出血量显著少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焦虑、恐惧、抑郁等不良心理情况均显著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2 两组护理满意率比较

观察组护理总满意率显著高于对照组(P<0.05),见表2。

3 讨论

引产是终止妊娠的一种临床手段,主要应用于无生育计划或存在母婴健康问题的孕妇,中期妊娠主要是指孕周在13~27周,这时期的引产难度要大于早期妊娠,出血量多,危险性高,且很多孕妇会出血术后紧张、恐惧、焦虑等不良心理情绪,不利于术后康复[6-7]。针对此种情况,应当针对患者的临床特点,开展科学的护理方案进行干预。临床护理路径(CNP)是一种从患者入院到出院的全过程护理模式,从患者的实际情况出发,制定包括入院导诊、诊疗、用药、心理疏导、出院指导等内容的护理路径计划表,以此开展科学、高效的护理模式进行干预[8-9]。相关研究显示CNP护理对于中期妊娠引产具有较为理想的应用效果[10],故本次研究尝试对笔者所在医院中期妊娠引产孕妇开展CNP护理,了解具体临床效果。研究结果显示,采用临床护理路径进行护理干预的观察组引产后出血量显著少于对照组。此外观察组包括护理满意率、焦虑、恐惧等不良心理情况也均显著优于对照组,上述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

综上,对中期妊娠引产孕妇通过临床护理路径进行护理干预,能够有效减少引产产后出血量,纠正不良心理,优化医患关系,值得在中期妊娠引产孕妇的临床护理中推广应用。

参考文献

[1]张建红.产后康复护理在中期妊娠引产中的可行性研究[J].基层医学论坛,2015,19(26):3722-3724.

[2]徐巧展.米非司酮配伍米索前列醇用于中期妊娠引产的临床护理[J].河南科技大学学报:医学版,2011,29(2):152-153.

[3]仲爱珍,李爱新,唐静.利凡诺联合米非司酮行中期妊娠引产的观察与护理[J].中国实用医药,2014,9(4):200-201.

[4]段泉泉,胜利.焦虑及抑郁自评量表的临床效度[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12,26(9):676-679.

[5]曾伟楠,全鹏,辜美惜,等.SCL-90的因素结构:传统因素模型与双因素模型[J].中国卫生统计,2016,33(5):742-745.

[6]冯巧玲.舒适护理在中期妊娠引产中的应用及分析[J].现代医药卫生,2014,30(12):1871-1873.

[7]徐灵英.临床护理路径用于中期妊娠引产的效果[J].医疗装备,2016,29(5):29-30.

[8]童苏笑.临床护理路径在中期妊娠引产中的应用[J].中国计划生育学杂志,2013,21(8):546-548.

[9]陶洪萍.瘢痕子宫中期妊娠引产47例护理体会[J].中外医学研究,2012,10(30):71-72.

[10]王娅宁.催产素联合水囊在中期子宫妊娠引产中的护理配合方法研究[J].现代诊断与治疗,2014,25(11):2615-2616.

(收稿日期:2017-03-23)